没有这个我活不下去

重回老本行。现任生物科代表,不学生物的人生没有意义

与行·2

我唯一能送他生离死别

本来我的师父做什么事都很认真。他吃饭的时候很认真,会叫我不要讲话;教我练剑的时候很认真,有时候练着练着就开始琢磨新的剑法把我忘掉;睡觉的时候也很认真,不像老头儿一样会打呼噜。

但是他杀人的时候就不认真,他会一边很认真地琢磨他的新剑法,一边时不时回头看我。我牵着他的手回山上,会看见他不小心被划破的衣服,他的血流过手背打湿了我的掌心。

师父不是很在意这些,因为他补衣服的时候也很认真,补好了之后就像新的一样。但是师父很不喜欢给我补衣服,他会皱着眉毛问我怎么破的,谁弄破的,然后半夜我会听见师父不认真睡觉,偷偷出门去,天亮前在月光下补衣服。

师父的剑法好厉害,每次我和他比剑他都会用他琢磨好的新招,哪怕是同样的招式,他变一个角度,换一只手,甚至改一下力度,我都会马上败下阵来。师父的剑法太多了,我怎么学也学不完。

老头子总是夸我聪明,又说我太认真,叫我不要事事样样都学我师父。师父听了不说话,我也不说话。老头儿已经打不过我了,最后一次比试我划破他的前襟,他愣住了,我便停手。老头儿看我半天,笑了。他说,我认输。

隔日师父便说,我不用新招,我们来比剑。我第一次见师父杀人这么认真,他认真地用他的旧剑法,认真地看着我。他一剑刺过来,像一柄凌厉的剑,我若防他就要划破他前襟,我不愿让他补衣服。

剑一样的师父在我的喉咙前停住了。剑气破开我的皮肉,有一些疼,但是没弄破我的衣服,所以师父没有皱眉,只是往下低眼角,有水从他亮晶晶的眼睛里流出来,流到下巴滴下来。我想一定是我站着不动的样子太傻惹师父不高兴了,我对师父道歉,他沉默了很久,把他的剑放在我手里,对我说:“你走吧,我没什么可教你的了。”

我被师父赶下了山。有很多人排着队要杀我。杀人的确是一件很无聊的事,我开始想师父在杀人的时候会琢磨什么样的新剑法,也会下意识地回头看,尽管树林里不会有师父,更不会有我。我的衣服也会被划破,我学着师父的样子穿针引线,可是补出来的都不好看,像我喉咙上的疤。

我发现我想师父想得要命。师父告诉我他在阴天会看不清东西,所以我特意挑了个下雨的日子上山。我站在师父最喜欢的树底下仰头看,师父随手折了段树枝抵在我喉咙的疤上,说:“滚蛋。”的确是可以要命。我记得老头儿曾经大声告诉我师父骗我,他只是在阴天想睡觉不陪我,可是我不信,师父连我都没认出来,师父一定是把我忘了。雨水从他眼睛里流出来,滴回我的眼睛里。

我把师父的剑靠着树放好,小声地说:“师父再见。”师父没有让我滚蛋,他翻身下了树,把我按住咬我。我很难为情地发现我已经比师父高了一点点,他得拽着我的领子逼我弯腰。我问他:“师父你还生气吗?”

师父断断续续地回答我:“算了……你回来吧。”

热度(1)

© 没有这个我活不下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